夢境街一號

關於部落格
又開張啦,大家繼續來夢遊
  • 3765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2012.12.21 歡樂大放送--風情千種&女兒國番外<姐夫們的生活周記>

 

 
女兒國天紀十七年子月十八   撰寫:封一
 

 
鑒於往年兄弟會地點總在眾兄弟府上,且無固定主題,導至夜幕一降臨微醺兄弟們便急急歸家,造成七位姑娘次日嚴重困擾,故自本年度起,兄弟會聚會地點不得定於府中,並需各自研擬討論要點,且討論時間不得少於五個時辰。在綜合各兄弟意見後,今年度兄弟會日期、地點現公佈於下:
 



日期:丑月十五

地點:蘭若寺寺後竹林

主講人:封一

題目:非天生禿該如何理出一個完美的和尚頭野和尚,別讓我沒法專心批摺子──
        云一。

 



日期:卯月初二

地點:美人關外西大營練功場

主講人:赤二

題目:磁石腹圍的挑選與製作我跟女兒的腹圍夠多了──云二。
 



日期:辰月十三

地點:希孤城城外西側水草地

主講人:鞠三

題目:九花石質量分析與功能考辨非把你的九花石扔了不可──云三。
 



日期:午月二十八

地點:妻族棲息地

主講人:甘四

題目:妻族勇士舞與求偶舞的差異就結果來說是沒有任何差異的──云四。
 



日期:申月初三

地點:燒鵝坊

主講人:況五

題目:燒鵝坊燒鵝獨門配方大揭秘燒鵝坊老闆那日決定歇業,請另覓場地──云五
 



日期:酉月十八

地點:虹城西考場

主講人:左六

題目:根據考生人數、考生素質、考題難度與環境分析,教你如何精
     確落榜
鎖院托我傳達一聲,求你別再去考了──云六。
 



日期:亥月初三

地點:西山流匪大營前

主講人:軍七

題目:ØÖƔʖфҀ҂ҨӜԹ٩ڽ譯:攔路打劫之奧義與黑吃黑應注意事項。別老讓我來
       翻譯,我很忙,然後,那批流匪已被剿滅了──云七。




 



女兒國天紀十七年丑月十六    撰寫:鞠三
 
 

經我城城務會議決議,希孤城已於女兒國天紀十七年丑月初一正式更名為「喜姑」城,現寄喜姑城城報試刊號給大夥兒瞧瞧。(參附件)
 
 





封一:佳名佳意,賀。

赤二(雨燕傳書):同賀。

甘四:同賀。

況五:同賀。

左六:同賀。(我與甘四及況五將於寅月初三前往喜姑城,並參觀「希孤城那些年、那些
       事」)展覽。)
歡迎之至──云三。

軍七:同賀。(٩ҀʖØǑЯЭ⏛↖↗↹▆♁¥)
譯:「對了,鞠三,「卑恭曲膝」牌護膝你買
      有優惠不?若有,麻煩讓左六他們幫爺帶一打回來,謝謝。」一打夠嗎?──云七。




 


附件原檔請參見:http://album.blog.yam.com/show.php?a=suda2008&f=5721823&i=23153349&p=6






字五年密件(註:五年後方可解密)
女兒國天紀十七年寅月初十    撰寫:左六

 
 

諸位兄弟,昨夜云六睡前隨口提及,我這容貌雖不引人注目但卻其實引人側目,由於過去渾然不覺,而今知曉後,著實耽憂云六不喜,甚或與她及孩兒出門時會為他們帶來困擾,今早已酌請大哥暫消我臉上烏痕,煩請諸位兄弟午後至我府上共同鑒定、商議一下。
 
 
 



封一:賽潘安之美名當真名不虛傳。放心,你家云六根本沒放心上。然後,你還是繼續
      側目來得好些。


赤二:確實大開眼界。放心,你家云六根本沒放心上。繼續側目。

鞠三:甘四,你遇上對手了。放心,你家云六根本沒放心上。繼續側目。

甘四:鞠三此言實在過於抬舉,我根本遠遠不及啊。放心,你家云六根本沒放心上。繼續
      側目。


況五:真的,我想左六你還是繼續引人側目好些……放心,你家云六根本沒放心上。

軍七:Э҂Ǒ٩Ҩ₪⏛ЙҀĕǼ§ÐĆЏөՄՅՈՔि@ҨҨҨ

封一件無法請云七代譯,我今試譯如下:怎麼能有人長成這樣啊!左六,這樣不行
      啊,在霓城風家派人來之前,你先用大哥給你的易容面具頂頂,否則你根本連門都
      沒法兒出了啊啊啊啊!放心,你家云六根本沒放心上。


軍七:ՄĆՈՔĆ

封一:連我這手字都能看懂,大哥不愧是大哥哪。



 



女兒國天紀十七年卯月初一    撰寫:況五
 
 


天禧草原東南方日前遇地牛翻身,傷亡慘重,我將於今日下午動身前往救災,明日兄弟會不克前往敬請見諒。
 









甘四:況五,五姑娘府等我,我與你會合同去。

左六:同去。

軍七:Ӝ譯:「同去。」大家小心些──云七

封一:明日兄弟會取消,云一已徵派三千人馬隨行。不足開口,云一。

鞠三(雨燕傳書):我二日後與喜姑城義勇軍可至。多帶幾個人去,我守城──云三

赤二(雨燕傳書):鞠三,可否攜我鬼隱族村民同去?昨日已動身,今午應可追上你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帶幾個人去,我把關──云二。


鞠三(雨燕傳書):自然。




 



女兒國天紀十七年卯月二十八   撰寫:況五
 
 
 

感謝諸位兄弟情義相挺,千言萬語無法言喻,謹以手中一杯溫酒敬諸位。
 
 
 
註:云七,抱歉,傷了軍七。)沒事,小傷──云七
 
 
 




封一:是兄弟就別說這樣的話,兄弟之緣百年難修。乾!

赤二(雨燕傳書):大哥是對的。乾!

鞠三(雨燕傳書):大哥是對的。乾!

甘四:大哥是對的。乾!

左六:大哥是對的。乾!

軍七:↖Ҁ҂譯:「大哥是對的。乾!」──云七。




 


字十年密件 

女兒國天紀十七年申月初八   撰寫:甘四
 
 

雖云四前去冬山國方才三日,然昨夜卻徹夜輾轉難眠,風雨聲中,念及過去種種,忍不住起身提筆為文。滿紙荒唐,兄弟莫笑。

我永遠的花神。

這一世,若未曾遇見她,我也許會永遠活在天煞孤星的夢魘中,永世無法解脫、無法釋懷。是她,給了我新的生命,是她,給了我四名可愛活潑的孩兒,更是她,讓我明瞭何謂平凡的幸福。

一直覺著自己擁有得太多,付出得太少。日復一日,年復一年,時時刻時都想明瞭自己還能做些什麼,只她,卻總是靜靜笑望著我。我說:為了她那抹笑,我縱使粉身碎骨都在所不惜,只她,卻又總在聽完後生氣背過身去,讓我手足無措。

在她身前,我總是口拙,那無法平靜的心跳,或許要到我徹底闔眼之時,才能有所止息了。

夜安,我的沙摩。

 
 




封一(雨燕傳書):活在當下,隨喜隨樂,足矣。

赤二(雨燕傳書):對一直覺著自己擁有得太多,付出得太少一語徹底感同身受,然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的存在,對云四便是最大的幸福。


鞠三(雨燕傳書):甘四,我女兒國駙馬團的第一且最重要要務,便是一生一世,陪在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們的姑娘身旁。就算你什麼都不做,只要你在,她的笑容便一直都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。


況五(雨燕傳書):我們這群駙馬團對自己姑娘的笑容至今無一人免疫啊……

左六(雨燕傳書):甘四,你粉身碎骨四字說得輕巧,對云四來說,可是一輩子的心碎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啊。


軍七:ՅՈ§ЙљФѪѱѦю

封一(雨燕傳書):譯甘四,你要算口拙,那爺我不成傻子了?還有,別忘了你家云四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努力要生齊一馬球隊的執著因何而來。


甘四(雨燕傳書):兄弟們一席話讓在下矛塞頓開,若再多愁善感下去就顯得可笑了。對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了,最近大夥兒都在忙什麼啊,老見不著人影。


封一(雨燕傳書):云一最喜愛的那隻毛筆壞了,我正四處找那頭最近出現的千年貔貅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想拔幾根毛為她修好。你又上哪兒去了,甘四?在云四回來前,到南國給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她采枝帶露的梔子花--甘四。


赤二(雨燕傳書):云二最喜歡的那個腹圍上磁石掉了一顆,我在給她找顆千年龍血玉鑲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上。


鞠三(雨燕傳書):我在極北神工這兒,學點技術好回去給云三打造件更安全的鎧甲。

況五(雨燕傳書):聽說最近天南隱者研發出九宮格新題了,所以我先到雲頂山巔去替她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排隊。


左六(雨燕傳書):云六孕中想吃點魚,我正到白冰海給她買條新鮮鱈魚去。

軍七:ѦөӯҨѪЙৱ৳ზტႴლӯՌ٥୫୪

封一(雨燕傳書):譯爺在家給你們帶孩子,別忘了你們答應給爺帶回的那六種種子,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這樣爺才能趕在云七生辰前培育出七色花,給云七當禮物,兄弟們。




 


字五年密件

女兒國天紀十八年子月二十三    撰寫:封一
 
  

小寶雨燕來信,欲詢問各位兄弟有否聽聞過冬山國一位名叫「戚千里」,又名「笑問生」,號稱「八大胡同最著名、專門為人解決疑難雜症、能知上下五百年」的女子,若兄弟們有任何想法,請儘速告知。
  
我據小寶同傳來之手絹,僅能以異能探查出此名女子概略資料,其他線索,請諸兄弟勉力為之。資料如下:

 
  • 應藏身於冬山國東北角。
  • 具有強大靈力。
  • 所住之處離群索居,有大片竹林及湖泊圍繞。
 







況五:大哥辛苦了。哦,小寶開竅了,居然打聽起姑娘家的事來了,還有人家的手
         絹?難得,太難得了啊!
那手絹其實是那位姑娘以鮮血畫給小寶的野豬林出口路徑圖──封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
抱歉,我失言了。對了,大哥,我這兒有些「雨過天青」,馬上給您送去,希望能派上用場--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況五。
不,我先前未曾將事實完整說明,是我的錯,況且說實話,我也相當好奇且關心這個問題
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封一。

  
左六:據說此名女子是小寶與櫻姑娘的救命恩人?我這兒也有雨過天青,一會就給大哥
       送去
是,但至今下落不明--封一。

鞠三(雨燕傳書):小寶向來獨立不求人,這回我們非得幫上忙不可,我這兒也有雨過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天青
,馬上快馬給大哥送去。

甘四:看這描述好似是冬山國首席靈巫。我這二日與我冬山國外事友人討論過,他首席靈
      巫半個月前突然無預警閉關,而此,便是他冬山國鷹派挑
我女兒國最主要原由。
      由此觀之,千里妹極有可能便是此名首席靈巫,並且傷勢不輕,我這也有
雨過天
      青
,馬上給大哥送去。
  
封一:赤二,有空否?美人關離冬山國近,你去通知小寶一聲,一併帶上我與兄弟們替小
      寶徵集的大量「雨過天青」

  
赤二(雨燕傳書):就去。
  
軍七:ЙөҨӪӁҨҦҠⅨ↗ↁ↺
  
封一:譯「赤二,你的鬼隱術好用,去通知小寶時,順帶替大家去瞧瞧是什麼樣的姑娘!」
       小寶已知曉千里妹身分,我已將「雨過天青」交予他──赤二。




 


字十年密件

女兒國天紀十八年寅月初一     撰寫:赤二

 
 

一,絕頂好姑娘。

二,如封一所料,在透露江湖狂人獨孤鴻欲潛逃至我女兒國的消息
    後,千里妹已頂替櫻姑娘和親至我女兒國。


三,獨孤鴻已於天禧草原西南方現蹤,兄弟們務必加強警戒。

 
 
 
  

封一:若我估計沒錯,獨孤鴻的目標應是亥年亥月戌時的商丘山,因為那時是百年難得一
     遇的闇夜之時,所以這幾個月我們暫可按兵不動,待小寶回來後再行打算。另,小
     寶來信,要云一「善待」新任和親公主。

  
鞠三:哦,看樣子有戲。不過赤二,根據你這些日子的觀察,小寶對千里妹是感懷救命之
      恩還是懷抱男女之情?
抱歉,愚弟暫分辨不出來──赤二。
  
軍七:өҦՌⅨӯ!
  
封一:譯「赤二,你孩子都生幾個了,怎對這事還那傻呆啊!」實在抱歉。但小寶有提及千里妹臂
       上的守宮砂消失之事,小寶想負責,但千里妹不肯──赤二。

  
軍七: ↗!
  
封一:譯「幹得好啊,小寶!」
  
鞠三:我們已然圓了小寶心願,讓他無條件負起全責,現在就看千里妹的打算了。
  
況五:瞧見千里妹了,帥透了,小寶好眼光!
  
甘四:那可不,我都懷疑我家云四要移情別戀了。對了,要不要來賭賭千里妹什麼時候發
     現小寶的身分?

  
左六:根據我向來精準的落點分析,預估會在獨孤鴻第一回在他們面前現身之後。
  
封一、赤二、鞠三、況五、軍七:跟左六。
  
左六:莊家甘四,準備通賠吧。

甘四:我啥時成莊家了?不過只要小寶能有個好歸宿,通賠算什麼!





 
  


女兒國天紀十八年申月二十七    撰寫:況五
 
 
  
昨日與甘四一道遛彎時,見著我們的小寶與櫻姑娘,還有他的千里。

小寶雖一路上大部分時間都是與櫻姑娘閑聊,可望著櫻姑娘的眼神跟望著千里妹的就是不同,對前者是堅定的信賴與守護,對後者是無條件的信賴與依靠。

由小寶第一回喚我「姐夫」那日起,這幾多年來,小寶總是那樣獨立,就算在七個姐姐甚或我們這些姐夫的面前,眼眸也從未曾流露出所謂的「依靠」,望著他那時的眼神,我這當姐夫的,真有種泫然欲泣之感,為只為千里妹的存在。

獨孤鴻確實如大哥預料的出現了,而我與甘四也強忍著沒插手。

小寶那一劍當真刺得漂亮,而這世間,我想只有他的千里一人承受得起,就算是櫻姑娘也不行。他倆之間的默契,我與甘四實在歎為觀止。

小寶這一世若錯過千里,恐怕,此生再找不到如她一般的良配。我們喜歡小寶,也喜歡千里妹,敢問哪位姑娘能去探探千里妹的口風,我們真心希望千里妹能一輩子陪在小寶身旁。

 
 
  







封一:姑娘們比我們還耽心。另,若真想敲這邊敲,只能暗敲,不能明來,畢竟除了小寶
      自己,誰也探不得其真。

  
赤二(雨燕傳書):大哥說的是。
  
軍七:Йй@ÐÆƔƕƧƛƱǤȌɶʨϞϬϓ譯:我那日瞧見了小寶趁千里妹酒醉扛她回家時若有似無的用
       唇輕碰了她的臉頰
--云七。
  
況五:我也瞧見過一回,碰的是髮梢。
  
左六:同上,碰的是額頭。
  
甘四:同上,所以他到底偷碰了幾回啊?又什麼時候才能碰到脣啊……
  
軍七:ǤƔÆÆŎŊĞŠƕƔƟɞɗǾɸʄʘʠϢϮѪҀѲӁمय़ौ
  
赤二(雨燕傳書)、鞠三(雨燕傳書)、甘四、況五、左六:云七,求翻譯。
  
軍七:ǤƔÆÆŎŊĞŠƕƔƟɞɗǾɸʄʘʠϢϮѪҀѲӁمय़!
  
赤二(雨燕傳書)、鞠三(雨燕傳書)、甘四、況五、左六:云七,求翻譯!
  
封一:譯:誰快去教教他什麼叫生米煮成熟飯跟霸王硬上弓啊,就像當初爺我對云七一
      樣啊!說起爺家的云七哪,當初不也是對誰都不動凡心,可她一被爺怎麼著後,那
      顆心馬上就淪落在爺身上了,更別提她身下那……

  
軍七:ѲʄϮƟɗƕ
  
封一:譯:大哥不愧是大哥,不過後頭沒翻完啊。軍七,後頭的請容我問問云一,看能翻不能
       ──封一。

  
赤二(雨燕傳書)、鞠三(雨燕傳書)、甘四、況五、左六:軍七,幫個忙,別說你認識
       我們……

  
云一:封一,以後那傻子的渾話別替他翻了,沒見云七都不想理會
      他了麼。


封一:抱歉。

軍七:Ӂ▊●〆〇〓。

軍七:ЛПФ→∫∮∴∵ΔΛІЇЖάΫΩ

軍七:¢£ÒÖĞŦΣάЧІЈЎАЁЂЃЄШохф

軍七:???????????????
!!!!!!!!!!!!!!!!!!!





 


女兒國天紀十七年申月初一    撰寫:鞠三
 
 
 

軍七,上哪去了,難得回來虹城,可卻好久沒見著你出現,怪想念你那手暗號字的。
 
 
 
  







封一:那小子上蘭若寺去面壁思過了。我沒在蘭若寺找見他,大姐夫,他到底上哪兒去了,你向來不打
        誑語的,他是不是出事了──云七。

  
赤二:我昨兒個回來途中碰見軍七了,在東三市集裡,身上看著有些小傷,但無礙。
  
鞠三:軍七跑東三市集去做啥?
  
甘四:赤二、鞠三,到我府上,我跟左六一起說給你們聽。
  
軍七:是我不好,對不起,小萳公主,妳別怪大哥,都是我不好。你再叫我一聲小萳公主試
        試!──云七。

  
軍七:是我不好,對不起,小萳……妳別怪大哥,都是我不好。
  
軍七:是我不好,對不起,小萳……妳別怪大哥,都是我不好!
  
封一:云七,別生他氣,他前幾日確實在面壁思過,並還借了習字帖在蘭若寺習字,去東
      三市集則是去賣花,想自己掙點錢給妳買雙軟靴。
軍七,命你即刻帶上軟鞋動身回七姑娘
       府,違令者斬──云一。

  
軍七:我回來了。軟靴很軟,很美,很好穿,你現在會自己寫字了,那往後,我就不幫你翻了--云七。
 
軍七:ΩΨΩΨ--云七。



 
 


字二十年密字件
 
女兒國天紀十八年戌月十五    撰寫:封一
 
 

這些日子來感謝諸位兄弟的輪流細心照看,更感謝兄弟們不辭辛勞日夜探查商丘山與保護小寶與千里妹,身為大哥卻如此失職,實感赧顏。

在我親自與獨孤鴻交手後,發現此人走火入魔後的功力簡直深不可測,若讓他待得那闇夜之日,於我等是絕對夢魘,而我想我與眾兄弟絕不樂見、更不可能坐視這樣的人物對小寶與千里妹虎視耽耽。

能讓獨孤鴻內力盡失、化魔返人的關鍵點在下頦,此事我已告知千里妹的琴翁師父,但琴翁必須閉關至酉時,所以在琴翁出現,與千里妹及其紫衣師弟共同佈下袐陣與結界前,我等必須事先袐密埋伏於商丘山上,盡最大努力,拖住獨孤鴻,絕不能讓其靠近千里妹兩丈內!

至於小寶,則交予眾位姑娘們,那裡至少安全些。
  
  
當日商丘山布署圖及各兄弟站位圖(見附件)


重要注意事項一:
尊重千里妹之意,一定瞞住小寶,切記一句口風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不能漏。


重要注意事項二:無論發生什麼事,切記保全千里妹心潛脈,真有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個萬一,我以命來換。


重要注意事項三:全給我安全回來,我等你們喝酒!
 
 
  








赤二:大哥,我們一定盡全力保住千里妹,等您那杯酒!但……請您也想想大姐啊……
       相信千里妹,更相信你們--封一。

  
鞠三:大哥,等著我們,我們一定讓千里妹安全而回!但大哥,您是我們的大哥,縱是天
     族,也只有一條命,請您看在大姐及我們的心情上,乖乖養傷,否則別怪弟兄們不
     客氣了。
千萬別讓云一知道--封一。
  
甘四:大哥,您重傷之事,我們瞞不了大姐太久的,也瞞不了自家姑娘太久的,您還是趕
     緊養好傷,在獨孤鴻之事了結後,趕緊的回去看大姐吧。
我……會的,別讓云一知曉--
       封一。

  
況五:大哥,放心,您交待我們的事我們一定辦到!但大姐似是有所覺,近來憔悴卻強顏
      歡笑的厲害。
是麼……那傻丫頭,我沒事的--封一。
  
左六:大姐那模樣我都不忍心看了……大哥,快養好傷回去吧別再說了--封一。
  
軍七:大哥,兄弟們辦事您放心!無論如何都有爺我頂著,再怎麼著,爺也是前海老國第
    一超級戰將,等你那杯酒!
我從來不曾懷疑過你的實力--封一。






 




女兒國天紀二十八年戌月十六日   
 
 
  
小寶、小寶妹、小小寶:大哥,姐夫們,你們還把我們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瞞得真苦……

  
大恩不言謝,以愛相酬。






 



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